設為首頁        收藏本站

 

 

快速導航


霍建國: “一帶一路”投資潛在風險及應對措施”
霍建國: “一帶一路”投資潛在風險及應對措施”
發表日期:2016/3/17 11:12:39 閱讀數:334 

2016年3月4日,由中國與全球化智庫(CCG)和達信(MARSH)聯合舉辦的“2016海外投資風險與機遇研討會”在北京舉行,并發布了2016年全球風險報告。原商務部國際貿易經濟合作研究院院長霍建國,做了題為《“一帶一路”投資潛在風險及應對措施》的主旨演講。他回顧了“一帶一路”倡議提出以來取得的成就,指出目前存在的潛在問題及矛盾主要有五個方面,并提出六項對策。

 演講內容 

當前形勢下,大家對近期和中長期風險把握的不確定性因素非常多。我重點結合“一帶一路”談一下目前的困難和風險。

“一帶一路”成就回顧

我們首先回顧一下“一帶一路”的整個過程,現在有幾個方面的成果比較突出。

一是高層互訪頻繁,取得眾多共識。觀察過去兩年,習主席、李克強總理先后出訪14個國家和18個國家,這個數字都是公開的。而且在外交部主導下,中國同30多個國家簽署了“一帶一路”的表態協議,目前表態支持的有上百個國家。有人在追問“一帶一路”到底是多少個國家,64個還是65個,這并不重要,正規的表態是開放的,誰愿意進就進了。

二是基礎設施投資簽約進展順利。原來設定的六大走廊,除了孟中緬印進展慢一些,因為那個通道是等著東南亞通道通了以后自然就拐過去了,其他五個通道的推進比較樂觀。其中包括中俄2014年油氣管道,已經開始啟動工作了,中緬的一個油氣管道去年也開通了,中俄現在正在洽商西線的一個油氣管道,但因為價格問題比較復雜一些。國家電網公司同周邊至少簽署了10個輸電協議,特別是從俄羅斯、蒙古、印尼等地進來的都已經簽了。鐵路方面比較突出的,大家知道最早的歐亞大陸橋是一直到連云港的,現在連云港和哈薩克斯坦重新簽署的一個對接的物流中心也已經建成,F在這條線可能是韓國、日本的有些貨也從這里發往歐洲,當然這條線打不過北線俄羅斯西伯利亞的歐亞大陸橋,因為他們那邊的價錢比較低,我們這方面費用等問題正在討論。

大家聽到比較多的像肯尼亞的蒙巴薩內羅畢鐵路也在洽商。匈塞鐵路,雅萬,就是雅加達到萬隆的鐵路現在還有點扯皮,包括越南中國進去的這條線也在推動。印尼有一個龐大的海上島嶼連接的高速公路,包括泰國公路。這些鐵路外界報道的都比較多,轟轟烈烈的中國又簽約了或者又建了哪個鐵路,但實際上很多在接洽、商談過程中,沒有最終簽字。比如雅萬鐵路,說是動工但后來又說沒有開工證,很麻煩?傮w來看,項目推進量還是比較大的,涉及的金額加起來也有幾千億。

三是境外產業園區建設。商務部公布的涉及到“一帶一路”的一共77個園區,涉及到“一帶”國家35個,“一路”國家42個。最早有商務部推動的境外加工合作園區,埃及的是很早就起動了,包括柬埔寨的西哈努克港的項目很多都是很早啟動的,中蒙是剛啟動的,中巴的是早就啟動了。中巴的是海爾在撐著,西哈努克港的是紅豆集團在撐著,埃及的是天津一個企業在撐著,包括迪拜這塊也是比較活躍的,F在進展不是很均勻,有的可能已經出來效益了,有的還在磨合,難度比較大,需要企業審慎把握進入和發展的過程。

四是融資平臺建設發展迅速。亞投行和絲路基金都已經正式啟動,但下一步的發展,恐怕亞投行的融資能力、發行信貸能力和債券能力決定了發展的速度。如果沒有能力,靠現在這點錢干不了什么事,應當立穩了以后通過發行債券和擴大融資規模、國際銀團合作來發揮作用。

目前存在的潛在問題及矛盾

過去大家在探討過程中都說的是好消息,因為這作為一個倡議和剛剛起步的項目,談到風險比較多就有點淡化它了,所以要撐下去。但現在我覺得整個面子上的工程進展差不多了,宣傳和大家呼應的程度差不多了,項目也在具體推,但現在潛在的風險至少是上升的,而且將來的困難也會不少。所以,這些東西我覺得作為外界看問題不大,關鍵是身陷其中的很多承擔項目的企業,特別是大型國有企業集團要審慎把握這些風險。

一是國際經濟形勢變化帶來了新的不利因素。剛才講到了國際形勢,也是現在影響現在人們預期心理的重要因素。我覺得美國形勢變化是一條主線,如果大家要研究世界經濟和把握全球風險還是要重點關注美國。美國經濟的變化情況現在指標也不是很穩定,但總體還是向好的,剛報出來的四季度調整后是1%的增長,三季度是2%,二季度是3.9%,一季度是0.7還是0.6%,合起來大數可以算2%。有些微妙的指標由于石油價格跌破30美元以后,美國一些頁巖油的生產面臨一些問題,而且企業債也很嚴重,美國去杠桿的過程走得比較順,但美聯儲在駕馭匯率和引導金融市場上,最典型的要讓大家觀察美元指數。美元指數上到100的時候,當然這次也突破100了,過了100.03,但很快要回調到94、93,上次石油跌到25的時候,它那個就下來了。年初大家對它的看法就有不確定,下到94點多,現在又回到98點多,這是它的一個循環周期,而且這個周期恐怕在未來一年內至少還要走一輪。因為回頭看的話,我們記得在金融危機以后,當時我就分析美元操縱最嫻熟、玩得最到位,它當時是從84、85回落到72、73,它在10個指標點位間來回波動,在駕馭這個過程中擺脫了很多問題,包括去杠桿、減少債務、通過資產市場運作緩解了它很大的壓力,因為現在美聯儲壓力也是很大的,包括美國國債資產的很多壓力集中在它那兒,包括企業債風險壓力也很大。所以,我覺得美國經濟、美聯儲政策變化和美元的變化大家多關注一下,可能對把握全球經濟風險能夠看得更清楚一些。有時候看不懂石油和黃金,但看準了美國,那些也會有一個更加確定的判斷。

二是項目選擇和施工安排存在多重困難。中國企業走出去進展很順利,去年1200億投資,增長14%點多,還是很高的。放眼世界,去年全球FDI流量也比較大,接近增長30%多,這個量也不小。而且全球整個兼并收購增長達到30%多,大幅度上升,中國在這里面也是一個積極的扮演者,通過美歐的兼并收購做的動作也是比較大的。萬達的項目就有七八個,所以量還是走得比較快。但現在的國際資本市場發生了微妙的變化,過去國際融資貸款成本比較低,現在雖然沒有上去,但也開始往上浮了。如果美元加息,它自然就會上去,上去以后企業債的償還壓力就會比較大。去年資本外流有一塊是企業提前還款的一些支出,這也是正常的,它能把握機會提前還款是好事,所以這是一個風險。

從“一帶一路”重大項目看,我個人覺得項目排得不少,現在要特別慎重,現在還有一個問題,包括日本,整個基礎設施建設如果在中亞推的話難度很大。大家知道當地的地形、地貌不利于高鐵和公路,比較困難,成本比較高。中亞相對經濟困難,它的配合程度和配套能力比較弱,所以我估計那邊本身難度比較大。比較容易的是東南亞,相對的地理環境和氣候條件比較好,所以相對而言中越、中老、泰國、雅萬鐵路進展比較順利。但現在碰到了一個攪局者--日本,日本派了一千億美元作為海外援助貸款,其實也是支持企業參與競標,降低企業經營成本,這對我們的干擾比較大,而且有點不惜血本的感覺。所以在幾個項目上,目前我們雖然都是勝出,但是估計成本肯定是要上升的,因為不降低價格就拿不下來。而且現在有一個很不好的現象,有些合作方在泰國建,泰國趁機敲你,你還得降,要不然沒法簽,我們為了搶項目有可能會付出更多。更低的報價對企業就是更高的成本,所以,這個難度在上升。這個還好克服,但企業要稍微注意一下前期競爭的鋪墊,如果(當地政府)確實要干你就上。如果他都心懷不穩定,就像墨西哥的項目他們都可干可不干,新政府上來要推,后來一看自己搞了兩年都沒有定下來,第三年再搞上去也要換屆,所以他們就沒有興趣了,這些風險也是要把握的。

三是資金缺口仍然較大,需有關國家共同投入。我們不掌握具體的資金缺口,但就從亞投行和絲路基金這些錢來看,肯定無法覆蓋現在說到的這么多項目。將來需要兩個突破,一是項目在哪個國家,哪個國家就要有配套,配套資金、配套政策、提供拆遷、土地的這些,所以一定要取得它的配合。另外將來要在國際金融市場中融資。

四是國際金融市場融資困難,避險情緒上升。融資難度上升,資本波動太快,資本市場的流動和波動、操縱、高頻、高額這些東西瞬間變化就很快,所以沒有一點金融風險駕馭能力,沒有一點操作能力,在這里很容易被人玩掉,至少是虧損的。所以這塊對企業來說,不碰是不行的,躲不開,但是要碰,至少要了解很多技術性的變化和波動,這塊也是風險比較大的,F在的避險情緒比較重,大家都摸不清楚,石油又回到35了,會不會跌回30呢?誰也說不準。黃金又突破1230,是向上還是向下,不確定性太重。不確定的情況下,在信息、各種小道消息的傳播下很容易就追過去了。就像我們開車,大家都不知道,他說可能在右邊,你就往右邊走了,這種不確定的時候很明顯,所以怎樣提高我們的駕馭能力很關鍵。

五是地緣政治矛盾日趨復雜,大國競爭激烈。地緣政治現在確實各地都不太安寧,大國競爭、地緣沖突在上升。

對策措施

一是不斷擴大金融支持的力度。“一帶一路”我們要往前走,而且要鋪墊好,現在就要繼續擴大對“一帶一路”金融方面的支持,當然這取決于整個國內經濟發展實力。

二是加快普及人民幣在沿線國家的使用。現在30多個國家簽署了互換人民幣的協定,但沿線國家沒有全覆蓋,可以加大一些力度。

三是充分發揮好亞投行及絲路基金的作用。亞投行和絲路基金如何順利起步,做兩個成功的示范項目增強大家的信任,進一步擴大融資,學會和國際大財團和機構的合作。因為國際新的融資太普遍,一個單子肯定是幾家合伙做的,分擔風險,保險也是一種最普遍的做法。

四是繼續探討國際多渠道融資的可能性。探討多渠道融資,和國際大金融機構合作。在風險高發期,合作的難度其實是上升的。

五是調動發揮保險公司參與的積極作用。國內也在探討保險公司怎樣介入“一帶一路”,不要做常規的保險,要發現一些新的險種,怎樣為企業保駕護航。你去投入和簽約,最后項目幾年完成,中間遇到什么風險,能不能做一些單項擔保等等,收一些保費,保險公司也合適,企業也合適,這還是有必要推一下的,現在正在推這些事。

六是穩健地推動重大項目,加大產業園區的投入力度。我個人的觀點,本來在“一帶一路”建設過程中應該是貿易投資在先,中間遇到什么問題逢山開路、遇水架橋、缺路修路、缺電廠配套電廠,這樣就比較順,F在我們重大項目和基礎設施在先,變成投入在先,這樣的難度在全球經濟穩定發展快速增長的時候比較順,現在的壓力顯然比較大。我不是說放棄,但要把控風險,把控重大項目的風險,適當加大投入產業合作力度,緩解目前的壓力,要不然推進中萬一有一兩個項目受阻遇到困難,將會造成很大的壓力,不利于推進。

來源:中國與全球化研,本文根據由中國與全球化智庫(CCG)和達信(MARSH)聯合舉辦的“2016海外投資風險與機遇研討會”速記整理,未經本人審閱。

株洲市國有資產投資控股集團有限公司 | 株洲市五華網絡服務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株洲市國投創新創業投資有限公司  Copyright 2016 by http://www.du-b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湖南省株洲市天元區森林路268號國投大廈5樓

電話/傳真:0731-28688892 郵編:412007

丝瓜黄瓜视频在线观看视频